观看记录
  • 我的观影记录
夏目漱石之妻

夏目漱石之妻

导演:
编剧:
首播:
2016-09-24
时长:
每集72分钟
更新:
2022-05-26 02:28:39
集数:
4集全
豆瓣:8.5分
简介:

本剧改编自由夏目漱石的妻子镜子与女婿松冈让著成的《漱石的回忆》。头脑灵光又认真却总是很难伺候的漱石,与心直口快又落落大方的镜子,两个性格迥异的人是怎样构筑一个家庭的,本剧就是从镜子的视角展现了这一点。  尾野真千子饰演出身于富裕家庭、在相亲中对夏目漱石一见钟情的镜子,长谷川博己则饰演这位日本文学史上的著名人物。除此之外,黑岛结菜、满岛真之介、竹中直人、馆博等演员也将加盟。

选集播放

选择播放源
多乐4

剧情简介

《夏目漱石之妻》电视剧由柴田岳志执导,池端俊策编剧,尾野真千子,长谷川博己,黑岛结菜,满主演的家庭,古装,电视剧。该剧讲述了:本剧改编自由夏目漱石的妻子镜子与女婿松冈让著成的《漱石的回忆》。头脑灵光又认真却总是很难伺候的漱石,与心直口快又落落大方的镜子,两个性格迥异的人是怎样构筑一个家庭的,本剧就是从镜子的视角展现了这一点。  尾野真千子饰演出身于富裕家庭、在相亲中对夏目漱石一见钟情的镜子,长谷川博己则饰演这位日本文学史上的著名人物。除此之外,黑岛结菜、满岛真之介、竹中直人、馆博等演员也将加盟。

该剧于2016-09-24在多乐视频首播,制片国家/地区为日本,该剧单集时长72分钟,总集数4集,语言对白日语,最新状态4集全。该剧评分8.5分,评分人数3236人。

夏目漱石之妻

主演明星

演员
尾野真千子
尾野真千子
演员
馆博
馆博
演员
长谷川博己
长谷川博己
演员
满岛真之介
满岛真之介
编剧,导演,演员
竹中直人
竹中直人
演员
长谷川博己
长谷川博己
演员,模特
黑岛结菜
黑岛结菜

长影评

《夏目漱石之妻》- 《夏目漱石之妻》才是一部真正的罗曼蒂克消亡史啊

这篇剧评可能有剧透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男女主拿反了剧本,结果男的到死也没开口说过一句“我爱你”的爱情故事,

他,是个才华横溢,精神衰弱,敏感易怒,有家暴倾向的名作家;

她,是个贤淑善良,一心为夫,偶尔吃醋,有占卜爱好的富家小姐。

他,因为觉得对方花牌玩得好,单纯天真不做作,想娶她;

她,“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他一眼”……啊不,只是因为通过占卜发现嫁给这个男人会幸福,所以决定嫁给他。

至于婚后生活……本以为是一篇闷骚丈夫与天真少女的甜宠文,结果是人妻自杀求解脱的苦情戏。

这说明了什么?

封建迷信不可信啊朋友们。

好了好了,言归正传。

《夏目漱石之妻》作为夏目漱石辞世一百周年的献礼。从播出到结束宣传都很低调,而且剧集长度也短,只有四集。但这并不影响剧情的完成度和质量。曾经,海报上尾野真千子乖巧地笑着靠着长谷川博已的画面,让我天真地以为这会是像《阿浅来了》一类的晨间剧一样温馨怀旧的故事,但是事实证明我错了。

人蠢就要多读书啊!

可我依然在对夏目漱石生平一无所知的时候傻傻地打开了第一集,就在我看得津津有味,以为编剧要给大家发糖的时候,一旁的屎壳郎好奇地凑了过来……

这个剧简直糖里有屎,屎中带糖,毫无防备的我被塞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措不及防。

跪求夏目漱石能不能别这么虐镜子啊!

夫权至上的时代,女性简直渺小得如同蝼蚁。以夫为天的关系中,地位的不平等导致浪漫的消亡似乎是顺理成章的必然。

娶你之前看你处处都可爱,娶进家门又发觉处处都麻烦,像是长了针眼,从头到脚看你都不顺眼。

始终记得新婚不久后,镜子去给漱石送盒饭的那一幕。

镜子奔跑着穿过竹林给丈夫送去忘带的便当,心里怀揣的却是一个妻子对丈夫最温柔的爱意。然而,夏目漱石收到后,却是一副冷漠.jpg,不说“阿里嘎多”就算了,还恶言相对,怼天怼地。

那一刻,面对夏目,镜子弯起的嘴角渐渐垮下去,眼中的光芒一寸寸熄灭,浪漫旖旎的心思被丈夫的冷言冷语刺得体无完肤,心里大概充满了“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的忧伤吧!

后来,镜子又因为想念夏目去学校看望,隔地远远地就朝他挥手,拼命又卖力。然而夏目漱石依旧是一副冷漠.jpg,漠然地转过身去。

请问夏目先生,您的目标是地平线吗?所以留给妻子的只能是背影?

至于夏目英国留学回来,患上神经衰弱之后,就更过分了,夫妻之间时时爆发的争吵,甚至于夏目漱石会因为死了一只鸟而怪罪掌掴妻子。

言语之间颇有安嘉和的影子。

但冷静下来想想,在当时日本封建社会背景下,夏目漱石和妻子的相处状态是常态,我们用如今的眼光来看,当然有历史隔膜。总会不由自主地化身红卫兵小将,给夏目漱石挂上一个大大的“渣”的牌子,义愤填膺地斗私批修。这对夏目漱石来说还是挺苛责的。

人家也不是穿越过去的,还不允许人家身上带点历史局限了怎么的。

所以,这一次,我不关心什么男女平权,也不想对夏目漱石对待家人的态度大加鞑伐。因为在我看来,《夏目漱石之妻》不过是一幅大文豪和妻子贫贱夫妻百事哀,苦到浓时甜自来的感情侧写。

从美学角度来看,爱情的消亡,是诗意的消亡。我们谈“罗曼蒂克”,又并非仅仅是爱情,而是一种诗意和美感。只是镜子并非漱石心灵上的知音,更不能理解漱石对于俳句的爱好。加之生活的重压之下,他们之间的那份“诗意和美感”更像是一种奢侈品。其实爱情的消亡并不可怕,耐人寻味的是消亡之后还剩下了什么。爱情的火焰燃尽后露出的舍利,才真正定义了一个时代的精神文化,更赋予了夏目漱石与镜子这对夫妻关系特殊的味道。

波伏娃在《第二性》中说:“一个人不是生下来就是女人,她是变成女人的。”

这话,用在镜子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镜子是怀着一个女人所能拥有的最美好的幻想嫁到熊本县,成为夏目漱石的妻子的。剧中,中根镜子的饰演者尾野真千子,长相算不上大美女,但是笑起来的时候,鼻头圆圆的,眼睛弯弯的,倒是有一种少女感。

而夏目漱石喜欢的就是这样的笑容,所以即使摸花牌的时候输得一塌糊涂,依然念念不忘镜子直率爽朗的笑容,他对友人说:“我要娶她。”

然而婚后态度却大变样了,这种罗曼蒂克的消亡和人生的无常感在夏目漱石的笔下可见一斑。《行人》《路边草》《明暗》这三篇小说中所刻画的夫妻关系无一融洽亲密,都是冷淡的。或许在夏目漱石的观念中,这种冷淡与厌倦才是婚姻的常态。他的很多小说都表达了一种思想:结婚后人是会变的。

剧中,夏目漱石和镜子的夫妻关系就是因为婚后夫妻之间的交流匮乏而导致了不愉快的冷淡。

夏目漱石整天沉溺于自己的书房中,很少与妻子进行交流。对于镜子的家事,比如岳父遭遇困境前来求助,也无热心帮助的想法。

虽然后来还是让镜子叫来了弟弟伦,给了青年紧急凑起来的400块钱。还罕见地说出了“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和你的母亲受苦。”这样让人感到可靠的话。

果然夏目漱石就是一个口嫌体正直的死傲娇啊!

至于镜子,也是相似的作风。夏目漱石在英国留学时,她去信寥寥,也不会主动去问漱石的状况如何。而她越是这么做,夏目漱石心中也就越觉得她作为妻子不关心自己,就这样恶性循环下去。终于忍无可忍,寂寞难耐,给妻子去了这样一封信:“你在信里提及忘给我回信的事,总推说诸事繁忙云云。‘诸事繁忙’这种借口,我是不会接受的。”“离乡半年,已生厌倦。然而,却并不愿回去。期间你只来了两封信……你总不回信,虽不教我担心,却使我寂寞……时日渐去,我开始惦记家乡的种种。像我这样不近人情的人,近来也开始频频牵挂于你。真少见啊,是不是该表扬我一下呢。”

收到信的镜子会心一笑,很快回了信:“你在信里说你不愿回来、说你颇感寂寞、说你牵挂于我,这些都让我吃惊。我也一直牵挂着你,自信爱得并不比你少……这种事如果只是单方面的话就毫无意义,我这样想着,才一直没有奉告你。你说你也想我,这真是再快乐没有的事了。而我的心意,现在也传达给你了呢。”

说真的,镜子你去写《驭夫手册》吧!

但在我心中虐心指数可排top one的,还是镜子得知夏目漱石写作《文鸟》追忆初恋情人后,字字泣血地追问漱石有没有爱过自己的那一段。

米什莱曾写道,“女人,这个相对的人,只能作为夫妻中的一员来生活,她往往比男人孤独。男人可以广交朋友,不断有新的接触。她若无家庭则什么也不是。而家庭是一种摧残人的负担;它的全部重量都压在她的肩上。”

无数的女人都在反复重复着这样的生活方式--无聊、期待和失望。即使是自恋者,也包含着想被别人欣赏的意味。

所以女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对男人终极追问往往是:“你有没有爱过我?”

即使自己心知肚明,岁月蹉跎,浪漫已死,那份最初那晶莹剔透的爱早已被岁月的湮没得渣都不剩,但依旧不甘心。仿佛这是最后的妥协,好像如果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那这一生也算没有错付。

是但求死而瞑目的问法。

可是面对妻子一反常态的歇斯底里,夏目漱石依旧含糊其辞,顾左右而言他地用“我的脑子里只有小说”搪塞过去。

所以镜子才会含泪说出:“这个家已经支离破碎”的话吧!

一段没有爱的婚姻,像是一床生满了虱子的被子,盖在身上,从头痒到脚,没有一处称心如意。此时早已无心去计较浪不浪漫了。

更何况在生命之初,谁还不是小天使咋地!镜子也曾经是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子,却逐渐被生活的琐碎打磨成麻木迟钝的模样。大概也无望地默认了,那些能够长相厮守的夫妻,靠的不是爱情,而是忍耐。于是在琐碎的家务中郁郁地忙碌下去。

但编剧再次将屎中带糖的尿性发挥到了极致。

夏目在寺庙修养时病情忽然加重。镜子收到电报后赶去,夏目看到镜子,动动嘴唇,艰难的发出声来,却是一句:我......没事。

还诗兴大发地做起了俳句:“蚊帐帐勾,偶尔摇动,乃今朝之秋。”

而在胃溃疡复发,大吐血之后,醒来的第一件事,是问:“内人呢?”目光四处寻找妻子,艰难的转过头来,却是低声对她说:“我......没事,别......担心。”

这简直可以和那句“今晚的月色好美啊”并称闷骚界双峰好吗!

是典型的夏目漱石风格的爱情啊!榻榻米前,镜子半跪着,紧紧攥着夏目的手,眼中是不解和担忧,夏目凑到妻子耳边,终究没有说出那一个“爱”字,但仅仅一句“我没事”,就足以让镜子泪水夺眶而出,而她也从这一句话中读懂了夏目含蓄中表达的澎湃的爱。这一段,简直堪称东方式“不说人话”的爱情典范。

但是在亚洲的文化背景下,这样的情感表达,才更戳心啊!

夏目漱石对妻子的态度,这样偶一流露的温柔,像是鸡血石中的丝丝血丝,参杂在冰冷的石头里,这一丝温柔,是漱石的软肋。

让人不禁感叹,原来即使浪漫消亡了,可是爱还在那里啊。

夏目对镜子的爱,如同一首秦观的小令,那种情一经流露,并非一泄千里,表露无馀,而是带着一种执拗的节制。

但对镜子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生活固然常常冷漠艰难,但是总有这样峰回路转的温情,像是久不吃糖的人尝到了一丝甜味,所以才这样让我们留恋吧!

夏目漱石和妻子的感情生活,不是你侬我侬,浓情蜜意,死了都要爱的理想爱情。毕竟将幻想到极致的温柔隐藏于平静的日常生活中时,被找到的往往是极致的残酷。所以《夏目漱石之妻》为我们展示的,是夫妻二人在罗曼蒂克的消亡后,裸露出的真实的生活的荒原。

荒原并不可怕,毕竟荒原之上,还有向上生长的山势,向下奔腾的流水,以及落在四目相对的爱人眼里的星星,时时吹过的温暖的风。草木荣枯,即使夏目的胸腔中仍有热血的甜味,但和镜子相携走过的旅程,回头看去,足够让他这颗长在悬崖边千年不开花的铁树,用最红的方式,说出了爱。

夏目漱石之妻

短影评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