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 我的观影记录
特工科恩
导演:
编剧:
首播:
2019-09-06
时长:
每集60分钟
更新:
2022-05-25 18:55:48
集数:
6
豆瓣:8.5分
简介:

《特工科恩》改编自前摩萨德特工伊莱·科恩的真实故事,他在20世纪60年代初成功潜入叙利亚,成为一名卧底。科恩与野心勃勃的军方领导人以及他们富有的朋友关系密切,从而在叙利亚最大的反以色列秘密行动中赢得了超乎寻常的信任。  在本剧集中,荣获艾美奖提名的萨莎·拜伦·科恩(《谁是美国?》)饰演伊莱·科恩,他一心只想为国家服务,但他工作极为出色,以至于发现自己很难摆脱双重身份。诺亚·艾默里奇(《美国谍梦》)饰演伊莱的摩萨德长官丹·法勒,他试图减轻自己为伊莱所做的牺牲产生的罪恶感。哈达尔·拉曾·罗特姆(《国土安全》)饰演伊莱的妻子纳迪娅,她被留下来独自照顾他们的家庭,并且知道丈夫的政府工作有些问题。瓦利德·祖伊特(《殖民地》)饰演军官阿明·哈菲兹,他认为自己找到了完美的盟友,即卧底科恩。《特工科恩》由艾美奖得主吉迪恩·拉夫(《战俘》《国土安全》《暴君》)和LégendeFilms编写剧本并执导。该剧集由阿兰·戈尔德曼(《玫瑰人生》)担任制片人。该限定剧共6集,每集60分钟。

选集播放

选择播放源
多乐6

剧情简介

《特工科恩》电视剧由吉迪恩·拉夫执导,吉迪恩·拉夫编剧,萨莎·拜伦·科恩,哈达尔·拉特松·罗主演的剧情,悬疑,历史,电视剧。该剧讲述了:《特工科恩》改编自前摩萨德特工伊莱·科恩的真实故事,他在20世纪60年代初成功潜入叙利亚,成为一名卧底。科恩与野心勃勃的军方领导人以及他们富有的朋友关系密切,从而在叙利亚最大的反以色列秘密行动中赢得了超乎寻常的信任。  在本剧集中,荣获艾美奖提名的萨莎·拜伦·科恩(《谁是美国?》)饰演伊莱·科恩,他一心只想为国家服务,但他工作极为出色,以至于发现自己很难摆脱双重身份。诺亚·艾默里奇(《美国谍梦》)饰演伊莱的摩萨德长官丹·法勒,他试图减轻自己为伊莱所做的牺牲产生的罪恶感。哈达尔·拉曾·罗特姆(《国土安全》)饰演伊莱的妻子纳迪娅,她被留下来独自照顾他们的家庭,并且知道丈夫的政府工作有些问题。瓦利德·祖伊特(《殖民地》)饰演军官阿明·哈菲兹,他认为自己找到了完美的盟友,即卧底科恩。《特工科恩》由艾美奖得主吉迪恩·拉夫(《战俘》《国土安全》《暴君》)和LégendeFilms编写剧本并执导。该剧集由阿兰·戈尔德曼(《玫瑰人生》)担任制片人。该限定剧共6集,每集60分钟。

《特工科恩》别名:摩萨德间谍,埋身刺探,传奇间谍。 又名:The Spy,该剧于2019-09-06在多乐视频首播,制片国家/地区为法国,该剧单集时长60分钟,总集数6集,语言对白英语,最新状态6。该剧评分8.5分,评分人数4853人。

特工科恩

主演明星

演员,编剧
萨莎·拜伦·科恩
萨莎·拜伦·科恩
演员
阿隆娜·塔尔
阿隆娜·塔尔
演员、导演
亚历山大·希迪格
亚历山大·希迪格
演员
乌瑞·加夫利尔
乌瑞·加夫利尔
演员
雷曼德·阿萨雷米
雷曼德·阿萨雷米
演员
瓦利德·祖伊特
瓦利德·祖伊特

长影评

《特工科恩》- 《特工科恩》背后的摩萨德情报大师

这篇剧评可能有剧透

深夜,一位犹太教拉比被召唤到监狱,给一个即将接受处决的人做临终祷告。他看着这个人用指甲全被拔除的手,写下了给妻子纳迪亚的遗书。

看着都肉疼的一幕

另一边在以色列,妻子纳迪亚在睡梦中惊醒,打开收音机听到了以色列间谍伊来·科恩被叙利亚政府判处绞刑的公告。

镜头切回监狱,科恩在遗书末尾签字的时候犹豫了,看着一次次扑向吊灯的飞蛾,回忆起自己的双重生活:此刻的他,究竟是以色列特工伊利·科恩,还是叙利亚爱国者卡马尔·阿明·塔贝斯?

伊利·科恩是间谍史上的传奇,被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奉为“无可匹敌的情报专家”,被以色列人尊为”国家英雄”。

Netflix新鲜出炉的《特工科恩》(The Spy) 重现了这位传奇特工的真实经历。

伊利·科恩到底牛在哪儿呢?

进入摩萨德之后,科恩于1961年开始伪装为叙利亚藉富商卡马尔·阿明·塔贝斯,短短4年之内,打入到叙利亚军方和政界高层的内部,被任命为叙利亚国防部的首席顾问,获得了大量的机密信息,使以色列在对叙利亚的军事和战略对抗中多次占据主动优势。

现在以色列情报机关摩萨德被称为”世界上最有效率的情报组织”,与伊利·科恩神速打入叙利亚高层内部的传奇分不开关系。

科恩如何那么快地骗取了叙利亚大佬们的信任呢?让我们来回顾一下科恩传奇的特工经历,盘点一下他满点的特工职业技能。

伊利·科恩的父母祖辈是叙利亚的犹太人,所以他长着一张放在叙利亚人堆里毫不违和的脸,扔在敌人堆儿里认不出个个儿。

伊利·科恩在叙利亚

科恩出生于埃及,后随父母移居到叙利亚生活过一段时间,能说流利的法语、希伯来语、阿拉伯语,对阿拉伯世界的生活和文化非常熟悉。

他在埃及生活时参加了犹太复国主义的地下组织活动,帮助很多犹太人从埃及逃往以色列,有对犹太复国运动的忠心,又有一定的斗争经验。

1957年移民到以色列之后,科恩的经历和语言能力引起了以色列情报组织摩萨德的注意,很快他招入麾下,开启了摩萨德最强谍报大师的传奇。

眼尖的朋友们可能看出来了,科恩的扮演者是萨莎·拜伦·科恩(并不是伊利·科恩的后代哦)。

那个以《波拉特》为人所知的讽刺喜剧演员,竟然还能演严肃正剧?!

刚看到《特工科恩》海报的时候,我对这个选角充满了怀疑。

然而两集之后,我就真香了。

萨莎完全摆脱了他喜剧风格的夸张演法,化身为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嫡传弟子,展现了教科书似的体验派演技。

伊利·科恩的二女儿也没有摆脱真香定律。听说波拉特要演她父亲的时候,她很担心。看到成片的时候,她说,看到萨莎有时就像见到了父亲 ("He reminded me of my father sometimes.")

在萨莎·科恩的伪纪录式喜剧中,他就充分展现了变脸式的演技,自如地转换成不同国籍、阶级、职业的、极端迥异的各色人等。

用这种变脸式的演技来演技伊利·科恩的双重身份,简直不要太适合了好伐?

再一查萨莎的背景,他出生于英国一个传统的犹太家庭,母亲祖籍以色列,外婆仍生活在以色列。

全好莱坞能演伊利·科恩的,舍萨莎其谁?

一串真香的彩虹屁之后,让我们再扯回伊利·科恩的传奇来。

1960年被摩萨德招入门下后,科恩接受了6个月的训练,接着以叙利亚藉富商卡马尔·阿明·塔贝斯的身份来到了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深入到当地的叙利亚侨民圈当中,很快拿到了多封入境叙利亚的推荐信。

在《特工科恩》中,科恩在阿根廷结交了将军阿明·菲哈兹,并赢得了他的信任。菲哈兹日后将回到叙利亚,发动政变,成为新一任的叙利亚总统。

剧中科恩(右二)与阿明·菲哈兹(左一)初次相识

关于科恩和菲哈兹的关系是流传以久的一段传说。但在2001年的一次采访中,菲哈兹否认与科恩有任何私人交往,甚至在科恩被捕前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段传闻是埃及媒体编造出来用于反对菲哈兹的,没有任何事实根据。

《特工科恩》由神剧《国土安全》的编剧吉迪恩·拉夫操刀,根据一本关于科恩的法语作品L'Espion qui venait d'Israël(《来自以色列的间谍》)改编,在史实的基础上加入了一些民间传说和虚构的成分。

然而就算科恩不认识菲哈兹,也没有妨碍他迅速打入叙利亚商政军界的内部。

住进大马士革之后,科恩一路开挂地攻陷了叙利亚商界政界军界的一个个大人物。

科恩估计读过《孙子兵法》,知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道理。在接触叙利亚大佬前,他会先熟读对方的资料,或者跟知情人打听对方的情况,然后来一招投其所好。

当对方是爱好名贵红酒的富商时,一定要坐在对面的桌子,非常非常非常大声地点最名贵的红酒。

为将军和军政方高层举办极尽奢侈荒淫的私人派对。当他们都喝醉了开始大谈军事机密的时候,科恩警醒地用心记录谈话内容。

军方高层油腻大叔的重口趴体

科式撩汉法其二,不分地点不分场合,使劲地赞扬对方,像小奶狗一样狂表忠心。

在澡堂子赤膊相见也不耽误拍马屁

科恩凭借超高的撩汉技巧成功地虏获了一众大佬的“芳心”,完成了多个间谍史上不可能的任务。

陆军参谋长的侄子马阿齐·阿赫雷丁将科恩当成好友,把他带到叙利亚边境重地的格兰高地参观,并为他详细地介绍了边塞的布局和苏联为叙利亚军方提供的新式武器。

科恩(中间)与两位叙利亚军方的“好友”在格兰高地参观的合影

科恩看到戈兰高地的士兵在暴晒高温下受苦,“贴心”地出资60万为士兵们种了一山头的桉树。结果叙利亚军方傻乐傻乐地种了树,让他们的防御工事完美地暴露在了以色列的视线下。

科恩上司OS:这60万花得太TM值了!

科恩在戈兰高地获得的情报和他送的树,帮助以色列在1966年的“六日战争”中大胜叙利亚。

1964年,叙利亚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秘密进行“沙尔行动“,计划使约旦河改道,使以色列无饮用水可用。科恩得到消息后立即向以色列发急电,以方立即派飞机轰炸工程地点,使“沙尔行动”迅速破产。

可以说,今天以色列的老百姓有充足的灌溉水源和饮用水,得感谢伊利·科恩。以色列人至今都把科恩奉为”国家英雄“,完全实至名归。

然而,以色列屡次地挫败叙利亚的秘密行动,引起了叙方的怀疑和高度警戒。1965年1月24日,科恩在向以色列进行无线电传送时被逮捕,被恼羞成怒的叙利亚政府判处绞刑。

在叙利亚法庭接受审判的科恩(图左)

关于科恩如何暴露身份的说法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说叙利亚从苏联借来了KGB的特工和专业的无线电设备,侦测到非法无线电传输是从科恩的住所发出的。

另一种说法是埃及间谍杰克·比顿协助叙利亚政府揭露了科恩的身份。潜入以色列十多年的埃及间谍杰克·比顿去世后,日记被公开,记录了他于1965年1月初在报纸上看到叙利亚新闻照片中的卡马尔·阿明·塔贝斯,认出是当年在埃及一起参加犹太复国运动的科恩,上报了埃及情报机关,由此揭露了科恩的身份。官方编造了上一种说法,是为了保护比顿的身份。

究竟是苏联还是埃及情报机关揪出了科恩,我们无从确认。可以确定的是,以色列情报机关摩萨德对科恩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科恩被捕前,他曾回到以色列短暂地休假。摩萨德高层明知打击“沙尔行动”会让科恩受到叙利亚的怀疑,却坚持让他回到叙利亚继续潜伏。

科恩的遗孀纳迪亚在公开访谈中多次指出,摩萨德应该对科恩的死负责。她表示,摩萨德过度地从科恩身上榨取信息,导致了科恩身份的暴露。他们明知科恩再次回到叙利亚必死无疑,还是不顾科恩的主观意愿,坚决派他回去。

伊利·科恩的遗孀娜迪娅·科恩

纳迪亚说:“人是叙利亚动手杀的,但伊利是在以色列被谋杀的,是摩萨德给他判了死刑。”

不管科恩的最终暴露究竟出于什么原因,摩萨德不顾特工主观意愿和生命安全,将人当作谍战机器,是导致科恩惨死的主要原因。

摩萨德的传奇谍报大师就这样被摩萨德送上了绞刑台。

1965年5月18日,科恩写完给妻子的遗书,被带到烈士广场公开处刑。科恩身上被套上白纸,上面用阿拉伯文写满他的罪行。他拒绝戴上行刑眼罩,睁眼看着成千上万来看他死刑并鼓掌欢呼的叙利亚民众,可谓临死不屈。

他在凌晨3:55离开人世,尸体被示众6小时。

科恩的遗孀纳迪亚多次写信给叙利亚总统,请求归还科恩的尸体,未得到允许。时至今日,科恩的尸体仍未返回以色列家乡。

一代传奇特工就此陨没。

科恩虽然去世了,他收集的情报仍在他身后影响着阿以政局和以色列人的生活。

科恩的遗孀没有再婚,为了让叙利亚归还丈夫的遗体四处奔走,并积极地把科恩的事迹传播出去。娜迪娅·科恩对丈夫的一片深情,和公开谴责摩萨德的勇气,也不失为一个传奇。

特工科恩的传奇仍在继续。

特工科恩

短影评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