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 我的观影记录
挣脱
导演:
编剧:
首播:
时长:
每集45分钟
更新:
2022-05-25 15:09:49
集数:
共20集全
别名:
豆瓣:0.0分
简介:

第1集  临北市刑警大队在街头抓捕了一名毒贩。毒贩供出晚上在酒吧与他的上线“扁口鱼”联络,由“扁口鱼”交货给他。刑警大队队长郑大军和副队长周冰带人突袭一处货仓,破获几辆走私汽车。东键集团董事长沈东键和他的副手阮强去金利集团谈收购,金利老板戴建国哈哈大笑,他认为沈东键岂有此理。此时,郑大军带人赶来,以涉嫌走私逮捕了戴建国。晚上在酒吧,沈东键的儿子沈林领着一群小混混在嗑摇头丸“海舞”,刑警大队采取行动一举抓捕了“扁甲鱼”,搂草打兔子,把这群小混混也带回了警局。  正要收队,郑大军接到老局长梅景阳在家中打来的电话,要他马上去一趟。大军想起妻子芬兰托朋友从国外带来的给梅局治胃病的药,于是回家去取。  梅景阳家中,老伴听见门铃响,以为是在律师所加班的女儿梅雪回来了,起身去开门。门开处一声闷响,梅景阳闻声走出,一支黑洞洞的枪管从老伴身后闪出,老俩口应声倒地。  沈东键气喘吁吁地赶到梅家,见到行凶杀人的黑虎原是“道上”旧相识。梅景阳临终前对沈东键说出“西树林”三个字。这时梅雪回家,黑虎从身后将她击倒。  郑大军赶到警局,听到梅局遇害的噩耗,驱车赶往现场。  第2集  第二天沈东键到公安局来领儿子,郑大军将梅景阳遇害的事告诉他,他装作非常吃惊,忙问梅雪下落,得知梅雪住院无恙。  沈东键和郑大军原是部队战友,而梅景阳是他俩的老上级,三人关系极好,与梅雪也都熟悉。沈东键去医院看望梅雪,郑大军向梅雪发誓要抓住凶手。经过排查,线人墩子提供了一条“大老王”的线索,说此人是临北市毒品散货的一个供货人,他可能了解凶案真相。同时,黑虎被沈东键安排在郊外欧老头家暂住。欧老头对黑虎的身份不敢多问。  周冰对沈东键的怀疑无意中被郑大军发现,大军对此不满,他无论如何不相信老朋友东键与梅局的案子有牵连。  第3集  经过提审“扁口鱼”,“扁口鱼”提供了大老王常去百花按摩中心的线索。  沈东键得知自己的儿子沈林又在吸食摇头丸,大光其火,为此父子二人晚上在家中激烈争吵。沈林生母死后,很小就被送到美国去,父子感情有隔阂,沈东键拿儿子没办法。  梅雪出院了,沈东键来接她,在医院门外遇见了梅雪从未见过的沈东键的“义父”欧阳沧。几辆车,一行人,一起先去沈东键家。欧阳沧的手下忽然在梅雪身后举枪要灭口,沈东键恳请欧阳沧不要杀梅雪。按摩中心打来电话,“大老王”出现了,大军周冰等迅速出动,在追捕过程中,“大老王”跳楼摔死了。沈东键送欧阳沧离开临北回香港,欧阳沧告诫沈东键:“不要有什么做好人的念头。”  第4集  沈东键收购金利集团的目的是想“金盆洗手”,欧阳沧临走却让阮强将他购得的金利股份转赠沈东键,东键大怒。  欧老头从报上看见黑虎的通缉令,吓得连夜逃到外甥家中。大军领着刑警大队同事找到欧老头住处,欧老头已不知去向。沈东键和梅雪吃完晚饭回家,见大军又把儿子沈林从警局送回来了。大军要他管教自己的儿子。梅雪在街上,被一个原先因她做控方律师而被判入狱的刑满释放犯方大海跟踪要挟,梅雪机警地报案,大军赶来动手打了口出秽言的方大海。闹到局里,李局对大军不满。沈东键派人送给方大海一张支票,要他闭嘴,帮大军平息此事。  第5集  梅雪要沈东键陪她回一次家,望着梅景阳一家三口的照片和身边的梅雪,沈东键惴惴不安。郑大军的女儿薇雨在歌厅遇见童年的朋友沈林,沈林表现漠然。第二天薇雨就到家里找他去了。沈东键独自在家中望着从临终前的梅景阳手中夺下的三人合影,进退两难。  周冰钱箭追捕欧老头,结果查到了外甥家的住址。沈东键派强子和大庆给打来电话要钱的欧老头送钱。强子欲对欧老头下杀手,被欧老头逃脱。  根据外甥提供的线索,刑警大队在火车站将欧老头拘捕。欧老头只是胆小怕事,他并不清楚黑虎沈东键等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沈东键问梅雪知不知道“西树林”,梅雪奇怪。沈东键为梅雪安排了舒适新居,梅雪感谢地望着他。  第6集  欧老头的口供证实了周冰对沈东键的怀疑。沈东键要阮强等人马上送黑虎离开临北,但机场、火车、公路都有盘查,几个人只好又回到沈东键的办公室,这时梅雪来找沈东键,她也注意到了嫌疑犯中叫黑虎的人。她想不到,当她和沈东键坐在沙发上谈话时,黑虎就躲在一旁的洗手间里。  郑大军决定转移注意力。刑警大队进行缉毒行动,抓捕了一些小毒贩,这令沈东键阮强不解。阮强劝沈东键“做掉”黑虎。  沈东键耿耿于怀那个“西树林”,他让大庆去查,到底什么是“西树林”。  沈东键给沈林找了一份工作,但沈林根本不去,这天,他又组织了一个家庭party,被沈东键回来撞见大骂,沈林告诉他:“今天是我生日。”沈东键和黑虎喝了一次酒。  这天上午,梅雪、郑大军、沈东键三人来给梅景阳上坟。西郊却发生了焚尸案。在现场,找到了杀害梅景阳的那支枪。  第7集  阮强把黑虎从梅景阳家带走的手枪交给了沈东键。梅雪在看守所取证时无心工作,沈东键劝她要向前看。  沈林在赌场鬼混被沈东键带回家,父子二人再次大吵。沈林说:“我要自由。”  周冰由于焚尸案那天上午的疑问开始怀疑郑大军,他在医院向芬兰了解情况,甚至还去问沈东键,这让大军又好气又好笑。  沈东键父子同梅雪三人在家中吃饭时又不愉快,但饭后,沈林同意一起去看薇雨的演出。西部高尔夫球场工地被确认是焚尸案的第一现场,郑大军获命搜查工地。沈东键任命梅雪出任东键集团的法律顾问。  第8集  在工地搜查中,发现一枚手机电话卡。经查证,电话是黑虎买的,通话记录显示的一个香港公司号码,引起了郑大军和周冰的注意。那个公司号码所在的香港玉荣公司,老板叫欧阳沧。沈东键在家中接到欧阳沧电话,www.tctv.cc提供这无疑是一种威胁,因为欧阳沧从来不给沈东键的家里打电话。沈东键为了“西树林”寝食难安,他一个人到西树林公园转悠时,被沈林跟踪,沈林对父亲近日的行为不解。沈东键对他说,自己是在思念沈林的母亲,父子二人的关系和解了。  沈林在茶社为了薇雨同人打架,在楼顶上,面对脚下的城市,两人聊起了小时候很开心。李局同意大军和周冰调查东键集团。  第9集  沈东键对刑警大队的突袭搜查措手不及。阮强让强子迅速去将仓库的“货”转移。阮强前脚从仓库离开,钱箭张劲两位刑警后脚赶来,什么也没查到。  法医的DNA化验表明,焚尸案现场的尸体不是黑虎。“黑虎没死!”大军将消息最快时间汇报李局。李局对大军和周冰说出了几年前的一桩缉毒案,主犯张山逃脱了,很可能就是这位香港的欧阳沧。而当时主抓此案的正是梅景阳。沈林在乐器店给薇雨买了一支长笛。刑警大队再次搜查沈东键公司,沈东键要阮强对公司内部人员也进行调查,他怀疑自己身边有欧阳沧的眼线。  第10集  郑大军同意周冰暗查东键公司。周冰的做法却有点可笑,因为梅雪不同意他看公司内部财务资料,他大嚷起来,结果沈东键过来说:他看什么都可以。其实周冰对梅雪有好感,毕竟梅雪是漂亮姑娘,下班的时候,他还给梅雪买了蛋糕,然后看着沈东键把梅雪接走了。  薇雨收到沈林送她的长笛,马上去找沈林,两个年轻人恋爱了。东尼来了,他自称是李局在美国留学的女儿小芳的同学,李局安排他住在家中,他送给李局一台笔记本电脑。第二天,女刑警武玲装作是小芳同学,来帮助东尼给李局装电脑。东尼偷偷拍下了李局家中欧阳沧的案底资料。  第11集  东尼把偷拍资料交给沈东键,沈东键焦虑不安。他陪梅雪去梅景阳坟前,因为这天是梅景阳生日。两人从墓地走出,梅雪含泪倒向沈东键肩头,她需要有人依靠。  阮强把一身警服交给一个人,却是黑虎。他化妆去李局家中接东尼,这一突发事件令守在李局家院子里的钱箭等人大吃一惊。郑大军率人追击黑虎,黑虎已将东尼杀死,在树林中,逃窜的黑虎被周冰击毙。  欧阳沧的电话逼沈东键马上摊牌,黑帮内部矛盾激化。  线人墩子提供了一条携毒线索,周冰带人从戒毒所外沈东键的汽车内搜出毒品,沈东键被捕。但这一次,他却真是被栽脏的。沈林听说父亲被捕,连夜来找郑大军,郑大军送他回家。  第12集  沈林为父亲的被捕感到非常痛苦。阮强来劝他,要他相信自己父亲是清白的。薇雨也来警局来质问爸爸郑大军“为什么抓沈伯伯。”郑大军和周冰找到沈林,问他见没见过一支警用手枪。梅雪主动提出为沈东键做辩护律师,却被沈东键拒绝。  在看守所,大军提审沈东键,沈东键脑袋一垂,昏倒了。他被送入医院,他一直有心脏病。大庆要到医院救沈东键,被阮强喝止。  梅雪到医院探望沈东键,鼓励他要坚强,沈东键很感慨。大军查封东键集团账户,调查资金来源,梅雪认为这样做不合法。李局收回成命,要大军停止对东键集团的查封。  第13集  郑大军和周冰在戒毒中心了解情况。梅雪要阮强想办法证明沈东键的清白。医院里,梅雪表示她信任东键。周冰到梅雪家。他告诉梅雪,刑警大队是收到线人墩子提供的线报才搜查沈东键汽车的。梅雪去找墩子,在闹市区,周冰赶来,见无法劝阻她,只好陪她一起去找。他们终于在一家小餐馆里找到了墩子,墩子告诉他们,情报是一个叫栓子的人放出来的。  大庆化装进入医院,欲救走沈东键,郑大军一行赶来,进入病房,发现了墙上的红外线光斑。此时,阮强正在病房对面的屋顶上用阻击枪瞄准病房内,欲杀沈东键。原来他才是欧阳沧安排在沈东键身边的眼睛。他的真名叫张子豪,是欧阳沧也就是张山的儿子。这么多年,父亲重用沈东键而轻视他,使他一直对沈东键怀恨在心。郑大军的出现使阮强逃遁。沈林被同意去医院看望父亲。  第14集  欧阳沧在电话中要阮强收手,他暂时还不想除掉沈东键。  沈林从沈东键的办公室洗手间的马桶里发现一支手枪,正是郑大军让他看过的警用手枪。那是黑虎从梅景阳家取走的枪,是阮强有意放在马桶中的。沈林疯了一样抢了强子的车去找郑大军,到了郑家楼下,他又犹豫了。阮强劝他替父亲着想。  墩子等一连串线索人物都表明,有人在警局前面寻找栓子,周冰向大军承认了自己将墩子的线索告诉了梅雪。两方面的人,刑警大队和阮强都在找栓子。  阮强抢先带走了栓子,梅雪心急如焚,东键的案子眼看开庭,现在栓子终于同意出庭作证了,她松了一口气。  第15集  由于栓子的出现,郑大军决定撤诉,沈东键被法庭宣判无罪释放。梅雪从看守所接走沈东键,他望着窗外,欣然感受着自由的空气。  回到家,沈林意味深长地对父亲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有证据表明,黑虎在越狱前与沈东键见过面,周冰以此为由再次逮捕沈东键。审迅中沈东键依然毫无破绽,大军赶来让周冰放人。  父亲的再次被捕使沈林感到绝望,他来到楼顶上,喝多了酒产生了轻生的念头,薇雨赶来制止他。欧阳沧要阮强挪走东键集团账上的钱,让沈东键重新变成穷光蛋。  沈东键带着沈林去西树林散步,他对儿子说:“我这一辈子做过许多无法回头的错事。”  第16-19集  梅雪发现公司账上的资金流向可疑,她去质问沈东键,沈东键说全是阮强干的,梅雪将信将疑。  沈东键不再相信身边的人。阮强私下找到大庆,要他和自己联手,搞垮沈东键,大庆犹豫,又经不起阮强威逼利诱。  沈东键希望沈林回美国去。两个年轻人,沈林和薇雨,在湖上唱起忧伤的歌。  阮强将大庆带入宾馆房间,当他在电话里听说自己已被公安局公开通缉时,疯狂地大笑起来,忽然掏枪吓唬大庆。  郑大军和周冰赶到东键办公室,东键告诉他们,大庆失踪了。  大庆在厕所偷偷给沈东键打电话时,被阮强枪杀。  沈东键首先想到的是儿子和梅雪。他给儿子打了电话,梅雪却失踪了。  沈林遇见欧阳沧,毒枭递给他一只礼盒,要他转交父亲。当沈林将礼盒交给沈东键时,欧阳沧在电话里祝贺沈东键的儿子第一次贩毒。沈东键与欧阳沧决裂。  梅雪被阮强绑架了,沈东键到刑警大队报案。  沈林不上飞机,他要留下来陪着父亲。强子将他藏到了郊外民房里,瞒过沈东键。  周冰要武玲盯紧沈东键,武玲跑回局里告诉周冰,队长郑大军去了沈东键家。  沈林给父亲打电话,谎称自己已到美国。沈东键接到阮强电话,要他去野鸭湖见面,周冰出来阻拦,耽误了时间,阮强取消了见面。为此郑大军和周冰又发生争执。李局批评了周冰,要他配合大军工作。  强子来给沈林送吃的,告诉他第二天陪沈东键去救梅雪。沈林掏出那支梅景阳的手枪,比划起来。废弃学校内,沈东键由强子陪着,见到梅雪。阮强让手下将梅雪带走。剩下沈阮二人对峙时,沈林的意外出现令沈东键大吃一惊。他眼睁睁看着儿子倒在阮强枪下。  郑大军带人赶到,阮强逃窜中被郑大军击毙。欧阳沧再次挟持梅雪,他要同临北公安最后对决。  儿子死了,沈东键伤心欲绝。市局召开誓师会,李局命令一定要救出梅雪。欧阳沧对梅雪谈起他和沈东键的往事,梅雪知道了沈东键是如何走上贩毒这条不归路的。强子发现了欧阳沧关押梅雪的地方。沈东键去救梅雪,梅雪却不愿跟他走。这时周冰带人赶来,欧阳沧逃窜,梅雪获救。沈东键劫了欧阳沧的一车“货”,两人约在野鸭湖一决生死,大军带人从湖上赶来,欧阳沧被捕,强子掩护沈东键逃走。  大军将照片一角托梅雪交给沈东键,并说出了“西树林”的秘密,他知道沈东键无论如何会同梅雪联系。  西树林中,既是情人又是仇人的沈梅二人见面了,听完梅雪的讲述,沈东键一声枪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剧情简介

《挣脱》电视剧由金韬执导,吴牧耘编剧,张国立,张默,董晓燕,刘小宁主演的动作,悬疑,电视剧。该剧讲述了:第1集  临北市刑警大队在街头抓捕了一名毒贩。毒贩供出晚上在酒吧与他的上线“扁口鱼”联络,由“扁口鱼”交货给他。刑警大队队长郑大军和副队长周冰带人突袭一处货仓,破获几辆走私汽车。东键集团董事长沈东键和他的副手阮强去金利集团谈收购,金利老板戴建国哈哈大笑,他认为沈东键岂有此理。此时,郑大军带人赶来,以涉嫌走私逮捕了戴建国。晚上在酒吧,沈东键的儿子沈林领着一群小混混在嗑摇头丸“海舞”,刑警大队采取行动一举抓捕了“扁甲鱼”,搂草打兔子,把这群小混混也带回了警局。  正要收队,郑大军接到老局长梅景阳在家中打来的电话,要他马上去一趟。大军想起妻子芬兰托朋友从国外带来的给梅局治胃病的药,于是回家去取。  梅景阳家中,老伴听见门铃响,以为是在律师所加班的女儿梅雪回来了,起身去开门。门开处一声闷响,梅景阳闻声走出,一支黑洞洞的枪管从老伴身后闪出,老俩口应声倒地。  沈东键气喘吁吁地赶到梅家,见到行凶杀人的黑虎原是“道上”旧相识。梅景阳临终前对沈东键说出“西树林”三个字。这时梅雪回家,黑虎从身后将她击倒。  郑大军赶到警局,听到梅局遇害的噩耗,驱车赶往现场。  第2集  第二天沈东键到公安局来领儿子,郑大军将梅景阳遇害的事告诉他,他装作非常吃惊,忙问梅雪下落,得知梅雪住院无恙。  沈东键和郑大军原是部队战友,而梅景阳是他俩的老上级,三人关系极好,与梅雪也都熟悉。沈东键去医院看望梅雪,郑大军向梅雪发誓要抓住凶手。经过排查,线人墩子提供了一条“大老王”的线索,说此人是临北市毒品散货的一个供货人,他可能了解凶案真相。同时,黑虎被沈东键安排在郊外欧老头家暂住。欧老头对黑虎的身份不敢多问。  周冰对沈东键的怀疑无意中被郑大军发现,大军对此不满,他无论如何不相信老朋友东键与梅局的案子有牵连。  第3集  经过提审“扁口鱼”,“扁口鱼”提供了大老王常去百花按摩中心的线索。  沈东键得知自己的儿子沈林又在吸食摇头丸,大光其火,为此父子二人晚上在家中激烈争吵。沈林生母死后,很小就被送到美国去,父子感情有隔阂,沈东键拿儿子没办法。  梅雪出院了,沈东键来接她,在医院门外遇见了梅雪从未见过的沈东键的“义父”欧阳沧。几辆车,一行人,一起先去沈东键家。欧阳沧的手下忽然在梅雪身后举枪要灭口,沈东键恳请欧阳沧不要杀梅雪。按摩中心打来电话,“大老王”出现了,大军周冰等迅速出动,在追捕过程中,“大老王”跳楼摔死了。沈东键送欧阳沧离开临北回香港,欧阳沧告诫沈东键:“不要有什么做好人的念头。”  第4集  沈东键收购金利集团的目的是想“金盆洗手”,欧阳沧临走却让阮强将他购得的金利股份转赠沈东键,东键大怒。  欧老头从报上看见黑虎的通缉令,吓得连夜逃到外甥家中。大军领着刑警大队同事找到欧老头住处,欧老头已不知去向。沈东键和梅雪吃完晚饭回家,见大军又把儿子沈林从警局送回来了。大军要他管教自己的儿子。梅雪在街上,被一个原先因她做控方律师而被判入狱的刑满释放犯方大海跟踪要挟,梅雪机警地报案,大军赶来动手打了口出秽言的方大海。闹到局里,李局对大军不满。沈东键派人送给方大海一张支票,要他闭嘴,帮大军平息此事。  第5集  梅雪要沈东键陪她回一次家,望着梅景阳一家三口的照片和身边的梅雪,沈东键惴惴不安。郑大军的女儿薇雨在歌厅遇见童年的朋友沈林,沈林表现漠然。第二天薇雨就到家里找他去了。沈东键独自在家中望着从临终前的梅景阳手中夺下的三人合影,进退两难。  周冰钱箭追捕欧老头,结果查到了外甥家的住址。沈东键派强子和大庆给打来电话要钱的欧老头送钱。强子欲对欧老头下杀手,被欧老头逃脱。  根据外甥提供的线索,刑警大队在火车站将欧老头拘捕。欧老头只是胆小怕事,他并不清楚黑虎沈东键等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沈东键问梅雪知不知道“西树林”,梅雪奇怪。沈东键为梅雪安排了舒适新居,梅雪感谢地望着他。  第6集  欧老头的口供证实了周冰对沈东键的怀疑。沈东键要阮强等人马上送黑虎离开临北,但机场、火车、公路都有盘查,几个人只好又回到沈东键的办公室,这时梅雪来找沈东键,她也注意到了嫌疑犯中叫黑虎的人。她想不到,当她和沈东键坐在沙发上谈话时,黑虎就躲在一旁的洗手间里。  郑大军决定转移注意力。刑警大队进行缉毒行动,抓捕了一些小毒贩,这令沈东键阮强不解。阮强劝沈东键“做掉”黑虎。  沈东键耿耿于怀那个“西树林”,他让大庆去查,到底什么是“西树林”。  沈东键给沈林找了一份工作,但沈林根本不去,这天,他又组织了一个家庭party,被沈东键回来撞见大骂,沈林告诉他:“今天是我生日。”沈东键和黑虎喝了一次酒。  这天上午,梅雪、郑大军、沈东键三人来给梅景阳上坟。西郊却发生了焚尸案。在现场,找到了杀害梅景阳的那支枪。  第7集  阮强把黑虎从梅景阳家带走的手枪交给了沈东键。梅雪在看守所取证时无心工作,沈东键劝她要向前看。  沈林在赌场鬼混被沈东键带回家,父子二人再次大吵。沈林说:“我要自由。”  周冰由于焚尸案那天上午的疑问开始怀疑郑大军,他在医院向芬兰了解情况,甚至还去问沈东键,这让大军又好气又好笑。  沈东键父子同梅雪三人在家中吃饭时又不愉快,但饭后,沈林同意一起去看薇雨的演出。西部高尔夫球场工地被确认是焚尸案的第一现场,郑大军获命搜查工地。沈东键任命梅雪出任东键集团的法律顾问。  第8集  在工地搜查中,发现一枚手机电话卡。经查证,电话是黑虎买的,通话记录显示的一个香港公司号码,引起了郑大军和周冰的注意。那个公司号码所在的香港玉荣公司,老板叫欧阳沧。沈东键在家中接到欧阳沧电话,www.tctv.cc提供这无疑是一种威胁,因为欧阳沧从来不给沈东键的家里打电话。沈东键为了“西树林”寝食难安,他一个人到西树林公园转悠时,被沈林跟踪,沈林对父亲近日的行为不解。沈东键对他说,自己是在思念沈林的母亲,父子二人的关系和解了。  沈林在茶社为了薇雨同人打架,在楼顶上,面对脚下的城市,两人聊起了小时候很开心。李局同意大军和周冰调查东键集团。  第9集  沈东键对刑警大队的突袭搜查措手不及。阮强让强子迅速去将仓库的“货”转移。阮强前脚从仓库离开,钱箭张劲两位刑警后脚赶来,什么也没查到。  法医的DNA化验表明,焚尸案现场的尸体不是黑虎。“黑虎没死!”大军将消息最快时间汇报李局。李局对大军和周冰说出了几年前的一桩缉毒案,主犯张山逃脱了,很可能就是这位香港的欧阳沧。而当时主抓此案的正是梅景阳。沈林在乐器店给薇雨买了一支长笛。刑警大队再次搜查沈东键公司,沈东键要阮强对公司内部人员也进行调查,他怀疑自己身边有欧阳沧的眼线。  第10集  郑大军同意周冰暗查东键公司。周冰的做法却有点可笑,因为梅雪不同意他看公司内部财务资料,他大嚷起来,结果沈东键过来说:他看什么都可以。其实周冰对梅雪有好感,毕竟梅雪是漂亮姑娘,下班的时候,他还给梅雪买了蛋糕,然后看着沈东键把梅雪接走了。  薇雨收到沈林送她的长笛,马上去找沈林,两个年轻人恋爱了。东尼来了,他自称是李局在美国留学的女儿小芳的同学,李局安排他住在家中,他送给李局一台笔记本电脑。第二天,女刑警武玲装作是小芳同学,来帮助东尼给李局装电脑。东尼偷偷拍下了李局家中欧阳沧的案底资料。  第11集  东尼把偷拍资料交给沈东键,沈东键焦虑不安。他陪梅雪去梅景阳坟前,因为这天是梅景阳生日。两人从墓地走出,梅雪含泪倒向沈东键肩头,她需要有人依靠。  阮强把一身警服交给一个人,却是黑虎。他化妆去李局家中接东尼,这一突发事件令守在李局家院子里的钱箭等人大吃一惊。郑大军率人追击黑虎,黑虎已将东尼杀死,在树林中,逃窜的黑虎被周冰击毙。  欧阳沧的电话逼沈东键马上摊牌,黑帮内部矛盾激化。  线人墩子提供了一条携毒线索,周冰带人从戒毒所外沈东键的汽车内搜出毒品,沈东键被捕。但这一次,他却真是被栽脏的。沈林听说父亲被捕,连夜来找郑大军,郑大军送他回家。  第12集  沈林为父亲的被捕感到非常痛苦。阮强来劝他,要他相信自己父亲是清白的。薇雨也来警局来质问爸爸郑大军“为什么抓沈伯伯。”郑大军和周冰找到沈林,问他见没见过一支警用手枪。梅雪主动提出为沈东键做辩护律师,却被沈东键拒绝。  在看守所,大军提审沈东键,沈东键脑袋一垂,昏倒了。他被送入医院,他一直有心脏病。大庆要到医院救沈东键,被阮强喝止。  梅雪到医院探望沈东键,鼓励他要坚强,沈东键很感慨。大军查封东键集团账户,调查资金来源,梅雪认为这样做不合法。李局收回成命,要大军停止对东键集团的查封。  第13集  郑大军和周冰在戒毒中心了解情况。梅雪要阮强想办法证明沈东键的清白。医院里,梅雪表示她信任东键。周冰到梅雪家。他告诉梅雪,刑警大队是收到线人墩子提供的线报才搜查沈东键汽车的。梅雪去找墩子,在闹市区,周冰赶来,见无法劝阻她,只好陪她一起去找。他们终于在一家小餐馆里找到了墩子,墩子告诉他们,情报是一个叫栓子的人放出来的。  大庆化装进入医院,欲救走沈东键,郑大军一行赶来,进入病房,发现了墙上的红外线光斑。此时,阮强正在病房对面的屋顶上用阻击枪瞄准病房内,欲杀沈东键。原来他才是欧阳沧安排在沈东键身边的眼睛。他的真名叫张子豪,是欧阳沧也就是张山的儿子。这么多年,父亲重用沈东键而轻视他,使他一直对沈东键怀恨在心。郑大军的出现使阮强逃遁。沈林被同意去医院看望父亲。  第14集  欧阳沧在电话中要阮强收手,他暂时还不想除掉沈东键。  沈林从沈东键的办公室洗手间的马桶里发现一支手枪,正是郑大军让他看过的警用手枪。那是黑虎从梅景阳家取走的枪,是阮强有意放在马桶中的。沈林疯了一样抢了强子的车去找郑大军,到了郑家楼下,他又犹豫了。阮强劝他替父亲着想。  墩子等一连串线索人物都表明,有人在警局前面寻找栓子,周冰向大军承认了自己将墩子的线索告诉了梅雪。两方面的人,刑警大队和阮强都在找栓子。  阮强抢先带走了栓子,梅雪心急如焚,东键的案子眼看开庭,现在栓子终于同意出庭作证了,她松了一口气。  第15集  由于栓子的出现,郑大军决定撤诉,沈东键被法庭宣判无罪释放。梅雪从看守所接走沈东键,他望着窗外,欣然感受着自由的空气。  回到家,沈林意味深长地对父亲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有证据表明,黑虎在越狱前与沈东键见过面,周冰以此为由再次逮捕沈东键。审迅中沈东键依然毫无破绽,大军赶来让周冰放人。  父亲的再次被捕使沈林感到绝望,他来到楼顶上,喝多了酒产生了轻生的念头,薇雨赶来制止他。欧阳沧要阮强挪走东键集团账上的钱,让沈东键重新变成穷光蛋。  沈东键带着沈林去西树林散步,他对儿子说:“我这一辈子做过许多无法回头的错事。”  第16-19集  梅雪发现公司账上的资金流向可疑,她去质问沈东键,沈东键说全是阮强干的,梅雪将信将疑。  沈东键不再相信身边的人。阮强私下找到大庆,要他和自己联手,搞垮沈东键,大庆犹豫,又经不起阮强威逼利诱。  沈东键希望沈林回美国去。两个年轻人,沈林和薇雨,在湖上唱起忧伤的歌。  阮强将大庆带入宾馆房间,当他在电话里听说自己已被公安局公开通缉时,疯狂地大笑起来,忽然掏枪吓唬大庆。  郑大军和周冰赶到东键办公室,东键告诉他们,大庆失踪了。  大庆在厕所偷偷给沈东键打电话时,被阮强枪杀。  沈东键首先想到的是儿子和梅雪。他给儿子打了电话,梅雪却失踪了。  沈林遇见欧阳沧,毒枭递给他一只礼盒,要他转交父亲。当沈林将礼盒交给沈东键时,欧阳沧在电话里祝贺沈东键的儿子第一次贩毒。沈东键与欧阳沧决裂。  梅雪被阮强绑架了,沈东键到刑警大队报案。  沈林不上飞机,他要留下来陪着父亲。强子将他藏到了郊外民房里,瞒过沈东键。  周冰要武玲盯紧沈东键,武玲跑回局里告诉周冰,队长郑大军去了沈东键家。  沈林给父亲打电话,谎称自己已到美国。沈东键接到阮强电话,要他去野鸭湖见面,周冰出来阻拦,耽误了时间,阮强取消了见面。为此郑大军和周冰又发生争执。李局批评了周冰,要他配合大军工作。  强子来给沈林送吃的,告诉他第二天陪沈东键去救梅雪。沈林掏出那支梅景阳的手枪,比划起来。废弃学校内,沈东键由强子陪着,见到梅雪。阮强让手下将梅雪带走。剩下沈阮二人对峙时,沈林的意外出现令沈东键大吃一惊。他眼睁睁看着儿子倒在阮强枪下。  郑大军带人赶到,阮强逃窜中被郑大军击毙。欧阳沧再次挟持梅雪,他要同临北公安最后对决。  儿子死了,沈东键伤心欲绝。市局召开誓师会,李局命令一定要救出梅雪。欧阳沧对梅雪谈起他和沈东键的往事,梅雪知道了沈东键是如何走上贩毒这条不归路的。强子发现了欧阳沧关押梅雪的地方。沈东键去救梅雪,梅雪却不愿跟他走。这时周冰带人赶来,欧阳沧逃窜,梅雪获救。沈东键劫了欧阳沧的一车“货”,两人约在野鸭湖一决生死,大军带人从湖上赶来,欧阳沧被捕,强子掩护沈东键逃走。  大军将照片一角托梅雪交给沈东键,并说出了“西树林”的秘密,他知道沈东键无论如何会同梅雪联系。  西树林中,既是情人又是仇人的沈梅二人见面了,听完梅雪的讲述,沈东键一声枪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挣脱》别名:代价。该剧制片国家/地区为中国大陆,总集数19集,语言对白普通话,最新状态共20集全。该剧评分0.0分,评分人数24人。

挣脱

主演明星

演员,导演,制片人,出品人,主持人,董事长
张国立
张国立
演员
张默
张默
导演,演员
刘小宁
刘小宁
演员
董晓燕
董晓燕

剧照

短影评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