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 我的观影记录
神经刀
导演:
编剧:
上映:
1969-09-10
片长:
97分钟
更新:
2022-05-26 01:58:44
状态:
HD高清
别名:
豆瓣:6.5分
简介:

陈子原武艺低微,贪生怕死,好色贪财,与传统那些武功高强,仗义英勇的武侠英雄全然不同。但他却洞悉各个武林高手的弱点,临敌之时巧施妙计,轻而易举便将对方打得一败涂地,误打误撞就登上了武林盟主的宝座。若论机灵诡计,福星高照,恐怕只有金庸笔下的韦小宝可以媲美。

选集播放

选择播放源
多乐1

剧情简介

《神经刀》电影由王天林执导,汪榴照编剧,田青,秦芸,朱牧,孟莉,江山主演的喜剧,动作,武侠,古装,电影。 该片讲述了:陈子原武艺低微,贪生怕死,好色贪财,与传统那些武功高强,仗义英勇的武侠英雄全然不同。但他却洞悉各个武林高手的弱点,临敌之时巧施妙计,轻而易举便将对方打得一败涂地,误打误撞就登上了武林盟主的宝座。若论机灵诡计,福星高照,恐怕只有金庸笔下的韦小宝可以媲美。

《神经刀》别名:Mad,MadSword。该片于1969-09-10上映,制片国家/地区为中国香港。该片时长共97分钟,语言对白普通话,最新状态HD高清。该片评分6.5分,评分人数163人。

神经刀

主演明星

演员
田青
田青
孟莉
孟莉
演员,导演,编剧,制片人,副导演
朱牧
朱牧

长影评

《神经刀》- 《神经刀》与《猫头鹰》:追武侠喜剧之影(zz)


  娱乐片风行的年代,历来是喜剧蔚然成风,各种类型电影的喜剧题材相继衍生,譬如警匪喜剧、科幻喜剧、社会喜剧、功夫喜剧、武侠喜剧……

  以华语武侠电影为例,几十年间几经兴衰,兴起的标志是武侠片开始呈现喜剧元素,愈来愈夸张热闹;衰落的象征则是冒出充满反讽意味的谐仿闹剧,无意中成为武侠片的阶段总结。

  

  一、同辈反讽·《神经刀》(1969)

  

  华语武侠片源远流长,上世纪20年代就有《火烧红莲寺》遭禁的社会影响。50年代之后,由于政治大气候,武侠片仅限在香港市民阶层流行,《七剑十三侠》、《白骨阴阳剑》之流的“粤语残片”始终沦为制作粗糙的“七日鲜”,难登大雅之堂。至60年代后期,邵氏发起“武侠新纪元”运动,虽然被长凤新的《云海玉弓缘》抢了头功,但胡金铨的《大醉侠》、张彻的《独臂刀》后来居上,不仅大幅提升武侠片的艺术及制作水准,更成为卖座保证。随后胡金铨赴台湾执导《龙门客栈》,票房大卖,正式掀起港台争拍武侠电影的热潮。

  张彻电影素以阳刚惨烈著称,直至70年代傅声出现,其功夫片才有幽默元素。至于古装武侠,要到1977年才拍出一部喜剧风格的《江湖汉子》。反而胡金铨与李翰祥同受北方曲艺熏陶,早在《大醉侠》中,岳华就已诙谐有趣,《龙门客栈》中的石隽也是好开玩笑,最典型是最后群侠斗曹阉被削去下身袍襟,还来句“差点和你一样喽”的戏言。不过,60年代的新派武侠片,放眼望去尽是激烈悲情的打戏正剧,主题脱不开国仇家恨师门恩怨,如“大醉侠”这种用来调剂气氛的插科打诨角色都凤毛麟角——正因如此,王天林的《神经刀》以反讽武侠姿态横空出世,才显得创意非凡。

  王天林本来是拍武侠片出道,早过张彻胡金铨十几年,但60年代成为国泰对撼邵氏的主力导演之后,便很少再碰这一类型。1969年,国泰电影已是日薄西山,摄制成本及条件多简陋寒酸,王天林却于逆境拍出武侠反讽喜剧《神经刀》,足以成为当时热门话题。

  不得不承认,王天林王晶是最有娱乐精神和商业计算的父子兵,《神经刀》堪称最早将笑料加进武打场面的影片,如盲侠、独臂刀诸多武林高手及《龙门客栈》中的围转阵法都被男主角田青用各种搞笑的“旁门左道”(甚至包括情色计、屎尿屁)打败。影片最后借一白发高人之口预言“侠客的刀剑将被夷人的枪炮打败”,完成了对武侠片的全面反讽。

  《神经刀》上映不久,王天林离开国泰,而随后数年,港片票房纪录也相继被王羽(《龙虎斗》)、李小龙的拳脚功夫片打破,武侠片的第一次“新世纪”逐渐没落。

  

  二、自我颠覆·《猫头鹰》(1981)

  

  1976年,楚原以一部《流星蝴蝶剑》重掀武侠电影风暴。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港台生产的古装武侠片产量直逼民国功夫片,其中尤以改编自古龙小说的武侠电影最受欢迎,光楚原就拍了近20部,风头一时无两,以至王羽专门拍了一部《独臂拳王勇战楚门九子》,将楚原执导的古龙武侠电影的经典角色全部杀光(包括孟星魂、燕十三、楚留香、小李飞刀)作为噱头赚取眼球。当时,港台武侠及功夫片产量虽丰,但多是跟风泛滥的劣作,表面固然风光依旧,实则危机重重,成龙就曾拍《一招半式闯江湖》讽刺功夫片的旧桥俗套,香港电影新浪潮则以徐克的《蝶变》、谭家明的《名剑》为代表,打造全新的武侠片概念。但说到开启武侠无厘头喜剧的先河,则属尔冬升编剧、姜大卫、曾志伟联合导演的《猫头鹰》。

  《猫头鹰》的故事为尔冬升构思,当年他凭借楚原的《三少爷的剑》一炮而红,成为古龙武侠电影的代言影星之一,几年下来,《多情剑客无情剑》、《魔剑侠情》、《白玉老虎》拍到自己都烦恶不止,遂有意自我颠覆,以他主演的《蝙蝠传奇》和楚原的另一部古龙武侠《幽灵山庄》为蓝本,改“蝙蝠公子”为“猫公子”,最终写成了这部通篇恶搞楚原古龙武侠的《猫头鹰》。

  有影迷可能好奇,《猫头鹰》究竟怎样无厘头?其实只要截取戏中小李飞刀的一段台词就可管中窥豹:“你也听说过,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古龙楚原把我搞得又吃毒药,又吃解药,又中毒,又解毒,你以为我是铁打的呀?还给我安排连场决斗,如果我打得不好,又怕观众嘘,那怎么能不受伤呢?”

  即便以今日眼光,《猫头鹰》的很多恶搞桥段(譬如酒楼大战变成西洋乐曲演奏舞会,打到最后反派大Boss居然只是个“死跑龙套的”)也相当有创意。只可惜,正如尔冬升、曾志伟后来反省所说:“《猫头鹰》走得太快了,若晚十年等周星驰的无厘头喜剧出来,可能就会成功。”事实上,后来刘镇伟的《东成西就》、王晶、朱延平的《神经刀与飞天猫》正是延续了《猫头鹰》的武侠无厘头闹剧风格。

  

  叁:拼盘大餐·《神经刀与飞天猫》(1993)

  

  20世纪90年代初,武侠片因徐克、程小东的《东方不败》和《新龙门客栈》的大卖再度成为票房主流。这一时期堪称港片黄金年代的“回光返照”,虽然只须“卖片花”就已赚钱,但题材创意的匮乏却成为香港影人头疼至今的问题。“旧瓶装新酒”成为当时港台武侠片群体的重要特征,《新火烧红莲寺》、《新流星蝴蝶剑》、《新少林五祖》皆是旧片经典的借尸还魂之作。而在生产复制一大批徐克武侠片风格的滥片之余,刘镇伟、王晶、朱延平等人也延续《猫头鹰》的路数,用后现代的搞笑方式对旧式武侠片进行疯狂的拼凑和颠覆。

  很明显,这是为了更加贴近时代精神和符合现代人的思维与审美习惯,不少武侠喜剧也因此获得成功。譬如刘镇伟的《东成西就》历经70后、80后、90后三代,至今仍备受推崇。不过,该片纵然以《射雕英雄前传》为故事框架,但具体到桥段歌舞服装造型,其实主要还是承接60年代神怪粤语残片(譬如“无头东宫”、“双飞燕”、雕猿恐龙三怪兽)。所以,若选90年代武侠片拼盘无厘头代表作,可能《神经刀与飞天猫》更合适。

  1993年正值王晶最风光时期,一年参与(包括出品人、策划、导演、监制、编剧)电影近20部,光武侠片就拍了《武侠七公主》、《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笑侠楚留香》。《神经刀与飞天猫》是王晶出力最少的一部,身份仅为编剧,却是拼凑桥段最多的一部,从“大小飞刀”到“西方求败”,从“冷血十三鹰”到“东厂太监曹公公”,从“客栈斗法”到“染坊决战”,处处可见武侠经典符号,也处处可见毫无意义的无厘头笑料。按说这类武侠喜剧明星云集,武戏炮制视觉奇观,文戏尽皆轻松搞笑,绝不欺场,本应大卖才对,可惜当时武侠片泛滥,正剧也好,喜剧也罢,观众全部审美疲劳,所以无论《新流星蝴蝶剑》还是《神经刀与飞天猫》,票房都没达到预期。还好投资方台湾长宏够精明,将这两部戏的精彩打斗场面剪出来,在后来的《剑奴》、《新乌龙院》中反复利用,如此节约成本,也算高招。

  

  肆:发烧致敬·《追影》(2009)

  

  20世纪90年代后期,香港电影业陷入低谷,武侠电影亦元气大伤。李安的《卧虎藏龙》(2000)和张艺谋的《英雄》(2002)令武侠电影真正打进世界主流,但“武侠新世纪”的缔造者——香港影人却只能叨陪末座,即便如徐克之《七剑》、程小东之《江山美人》,也没能再领风气之先。再者,尽管李安、张艺谋皆声称向武侠片致敬,带动的却是华语影坛随后数年的古装大片热潮,打戏倒是越拍越大阵仗,距江湖武侠越来越远,离庙堂政治越来越近。武侠电影开始“入世觅封侯”,天马行空的武侠喜剧则“千山鸟飞绝”;只有模仿,没有致敬;只有大片主义,没有娱乐精神;既然影人在思考,那么影迷就发烧——由我和两位朋友共同编剧的《追影》就是一部向经典致敬的武侠喜剧!

  身为武侠片影迷,创作《追影》初衷无非是圆个人一梦。既然是发烧友,必然要做到戏中每个人物每个场景都有出处(如叶赫长弓、古月金、楚千万、洪佳良、徐侠客、纳兰汉降致敬武侠片几大名导宗师),但又不想沦为充斥“影迷暗号”的猜谜游戏,所以更多是用轻松调侃的方式解构武林江湖。但又不想沦为无意义的恶搞,它可能很无厘头,但剧情不会脱离时代背景,对白也尽量符合古代语境(当然偶尔出格也无妨),喜剧笑料主要源于人物关系和处境的转变。如果非要找一个参照,我想《追影》对喜剧的拿捏度,应该在徐克《新龙门客栈》和周星驰《新鹿鼎记》之间,在剧情和人物逻辑合理的基础上,进行有效的致敬谐仿。

  很幸运,《追影》先找到吴镇宇、麦子善(导演)、马玉成(武指)、邝庭和(摄影)一批香港资深影人组成创作班底,然后由华谊兄弟投资拍摄。该片于2009年暑期公映,票房口碑皆不够如意,究其原因,就我而言,最大问题除了才力有限,还在于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编剧始终要为导演服务的。

  做剧本之初,全凭一股热情和一厢情愿,不知成本高低,不知团队协作。我喜欢昆汀,具体到剧本桥段和臆想中的影像风格,我参照的也是《杀死比尔》和《磨坊电影》,计划以章回体叙事,融入五大名导经典风格,但前提是剧情必须统一,不能割裂。

  《第一回:残缺》——张彻盘肠大战。

  《第二回:迎春阁风波》——胡金铨客栈斗法。

  《第三回:鬼打鬼》——洪金宝僵尸斗鬼。

  《第四回:地狱无门》——徐克乱世笑骂。

  《第五回:明月刀雪夜歼仇》——楚原浪漫奇诡。

  但吴镇宇推崇的是北野武,对剧本和拍摄也有自己的想法。我明知他是导演,最终也愿意放弃原始构思配合全新想法,但始终有一种不适应。2009年8月参加内地与香港电影编剧创作交流会,谈起编剧的创作自主性以及与导演的关系,听取诸位前辈的经验教导,也总结了自己创作《追影》的心路历程,才明白编剧的身份和职责:不仅帮导演完成想法,自己也要融为一体,这是一个工作团队!

  《追影》最终没有成为一部向武侠片致敬的发烧喜剧,这是遗憾,也是鞭策。我相信,只要坚持,还能有机会圆梦。套用李仁港《锦衣卫》的一句台词:有希望总是幸福的!

这篇影评有剧透

神经刀

短影评

留言
回到顶部